主页 > 国内观点 >彭定鼎:政府的管制踩了香蕉皮

彭定鼎:政府的管制踩了香蕉皮

归属:国内观点 日期: 2019-10-02 作者: 热度: 741℃ 796喜欢

【11月19日讯】【本文原文为英文,首发于米瑟斯研究院网站(http://mises.org/story/2671),是中国人在该网站发表的第一篇文章,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篇中国人在该网站发表的文章。作者彭定鼎是国内着名的奥地利学派研究者。这是这篇文章首次以中文在国内发表。】

2007年,中国的香蕉生产者们遭受了灾难性的损失。在广东和海南这两个出产几乎全部国产香蕉的热带省份,香蕉价格跌至谷底。数以吨计的成熟的香蕉烂在地里。几乎所有的种植者都赔了钱,其中一些人破产了。

流言传播开来。谁该为此负责呢?对香蕉的国内需求下降是因为担心污染吗?声称在国产香蕉里发现SARS病毒的手机短信传播开来。警方展开了调查,却没有发现任何证据。

事实表明香蕉的销售并没有下降;相反地,由于价格下跌而略有增加。消费者从未把传言当真。

很快人们便发现,香蕉价格下跌的真正原因是生产过剩。近年来香蕉一直畅销,许多新的生产者移居海南开闢新的种植园。其结果就是严重的过度供应。香蕉价格上涨时其销售量大幅度降低,但当其价格下降时销售量变化却不大。价格降至每斤八分,但香蕉仍卖不出。

于是,人们呼吁实行新的管制。对许多人来说,对市场缺陷唯一合理的解决方案就是更多的政府管制。

最强形式的管制是中央计划--国家决定种什幺,种多少,以及谁来种。历史已经证明,中央计划是效率最低的制度安排。现在几乎没有人还要求全面计划了。现在公众舆论盛行的是「有限管制」的概念。但任何数量的政府管制必然都是盲目的。理解这一点需要经济学智慧。

我先说明一下为什幺全面计划行不通。因为它取消了竞争,而竞争是一个发现的过程。政府不可能知道谁能以最低成本种植香蕉、谁能种植最好、应当引进什幺样的新型香蕉品种、如何改良品种以更好地满足消费者、在特定价格下种植什幺样的香蕉以及种多少等等。所有这些问题只能通过市场中的竞争得到答案。

市场是分散的,但决非是无序的,它是由价格指导的。所有生产者遵循价格,否则他们就出局。价格会管制生产者,儘管不是以完美的方式。一个全面合理的计划当然是可取的,但要是没有通过自由竞争获得的信息,它就是不可能的。合理的计划只有在事后才有可能!这等同于说它是不可能的。

中央电视台(CCTV)的某栏目做了一个关于香蕉的报道,并且建议「政府事先向种植户提供準确的市场信息、好的品种,甚至提供销售渠道以帮助农民完善地适应市场。」好。很好!只是有一个小问题:这又是不可能的。

那幺,针对「市场缺陷」能做些什幺呢?就香蕉以及其他农产品而言,都存在一定的生产週期。农民必须根据估计未来的价格来规划生产,当这种估计出现错误时,所谓的市场缺陷就随之出现了,这就是今年中国香蕉生产出现的情况。

然而,市场自身已经发展一种机制来应对这些剧烈的价格波动:它们被称为期货和期权。香蕉的流通由专业的採购、批发和零售的公司从事。在丰收的年份,主动权完全掌握在种植户手中,而在贫瘠年份则相反。双方都面临风险,将风险降至最低点符合双方的利益。

在今年的损失之后,种植户们将不再会盲目种植。他们会要求与流通公司签合同。这些公司自然会共享信息,以避免损失。当这些公司感到他们有足够的合同时,他们将不再签新的合同。种植户们也将会明白他们不应该种更多了。

今天的问题是,政府不仅盲目地管制香蕉生产,还为了防止「垄断」而禁止各公司共享信息。这的确是荒唐的。最大的垄断来自于政府,而且是以「维护市场秩序」的崇高名义用强制力这种最野蛮的方式实行的。

香蕉生产应当受到市场价格的管制。已经存在一个反映未来价格的市场机制,而最胜任这项工作的是那些最希望风险最小化的流通公司。如果他们有共享信息的自由,那幺我们就可以合理的期望他们做得不错。

不受阻碍的市场有能力解决它的「缺陷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