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国内观点 >敬纸 - 让我们一起反革命

敬纸 - 让我们一起反革命

归属:国内观点 日期: 2019-09-05 作者: 热度: 378℃ 729喜欢

【12月29日讯】「现在虽然苦点,也比旧社会好啊!」朋友自我安慰地说,我马上接一句「旧社会才好呢」,「你这是反革命!」朋友出口不凡,一语把我打翻在地。这位朋友在国企工作,虽然是铁饭碗,但从城镇调到大城市,经济基础还是比较薄弱,城市的消费还是无力承担,愁的朋友成天向我们诉苦经,可是他依然对中共的社会充满信心,才有了上面的一段对话。

当时感觉又好气有好笑,「旧社会」在人们的心目中真的那幺不好吗?说一句「旧社会好」就成了反革命?回顾历史,所谓的新旧社会不过是中共为区别自己政权的说法,新社会就是中共政权,而旧社会就是中国历史上非中共的社会,因为中共的宣传,旧社会被披上了一件「反动」的外衣。对于一般事物,可能新比旧好,可是对于社会制度却不可以「新旧」衡量好坏,因为历史有前进有倒退,腐朽的东西经过包装也可以变成新鲜事物,而美好的东西不能因为历史的久远被认为「旧」而被抛弃。

中国的历史大致上分为几个时期,各个时期的社会制度都有所不同,上古时代,奴隶社会,封建社会,近代中共社会,除中共社会外,其余三类社会都被说成是「旧社会」。

上古时期,三皇五帝治世,尧舜时代达到顶峰,四海臣服,万国来朝,真正实现了道家追求的「无为而无不为」的极高境界,人民虽然刚刚从原始社会脱胎出来,但经过圣人的教化,知礼仪,重道德,安居乐业,生活满足,天下一心。尧舜时代被老子、孔子认为是人类的最理想时代,人与天道和谐交融,与天通,与地通,人居于中而和顺万物,神人共处,乐天知命,舜以「孝」治天下,真正实现了「鳏寡孤独皆有所养」,这样的「旧社会」离我们已经太遥远了,无论科技多幺发达也无法实现了。

随着道德的衰微,人类进入奴隶社会,夏商周三朝都因敬天道而兴,离天道而亡,周朝时达到高峰,在中共的教育中,往往把商纣王草菅人命的暴虐当做了奴隶社会的典型,其实周朝才是代表,诗云: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周公一门治世,握髮吐哺,天下归心。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,百姓知礼而不争,是孔子几十年宣讲追求的理想道德社会,这样的「旧社会」离我们也太远了,如今中共社会,盗贼遍地,官匪一家,窃钩者诛,窃国库者为中共党官,比商纣王时代也不差太多。

进入封建社会,人类道德又下滑了不少,所谓「大道废,有仁义」,帝王将相已经不能用「天道」来治理国家,只能用「仁义理智信」等礼教来约束人的道德。孔子的儒家学说被奉为治国经典,维持了几千年的封建王朝统治,唐朝达到最发达时期,唐朝人被认为是最幸福的人,心胸宽阔,包容万物,人民富足而安乐,四海之国,和平共处,唐太宗被少数民族尊为「天可汗」。自汉至清,绝大多数封建王朝都出现过几十年的盛世,在全世界,中国也是文明大国,礼仪上邦,为各国所景仰。这样的辉煌只见于典籍之中,却从未让我们经历过,「旧社会」如斯,吾甚嚮往之。

到了中共社会,虽号称新社会,人类道德却背离天道,奸诈盛行,在中共号召下「与天斗、与地斗、与人斗」。「伟大、光荣、正确」的中共统治中国几十年就宣布已经进入盛世,达到「人权最好时期」。建政不久,革命运动就一波接着一波,三反、五反、肃反、文革等等,八千万人在中共的运动中被革了命而非正常死亡。及至「六四」,镇压法轮功,中共已完全剥夺了人民的人权和生存权,中共宣传的「人权最好时期」是中共自己的「人权盛世」,生杀予夺全在中共党魁的一句指示,无法无天,视生命如草芥,如此人权比地狱也差不多少。历史证明,中共的新社会不过是革命运动治国的社会,无论经济如何发展,带给人的只有恐惧和不安,中共的革命就是要人的命,运动杀人,文革杀人,「六四」屠杀,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,甚至包庇不法商人往奶粉里、鸡蛋里掺毒品三聚氰胺,祸害子孙后代和普通百姓。与「旧社会」的爱民如子相比,真是天壤之别。如此革命行为,残杀同类,与魔鬼有何两样!这样的革命还不应该反对吗?

《九评》中有这样一段精闢的论述:「革命」,这个被共产党的话语系统灌注了正面意义的语词,实在是所有善良人的恐惧和灾难,是取「命」来的。如果反对中共的革命可以给人民带来生命安全,为什幺不做呢?如果反对中共的革命可以保护我们的民族不致灭亡,有何不可!如果反对中共的革命可以使中国人都幸福,让我们一起努力!不再参与中共的革命,不再做中共的走卒,褪去中共给我们的印记,摘党徽,摘团徽,摘红领巾,退出中共,让我们一起反对中共革我们的命! @

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